首页 微博热点正文

说高柳到摇滚圈的恶棍,枪花(Guns'N Roses)乐队主唱Axl Rose绝对当仁不让,可以说枪花有多少牛逼的歌,Rose就能结下多少仇。

在枪花乐队如日中天的那些年,Rose尤其以他的暴脾气,以及极其擅长跟其他音乐家或者名人吵架(或者打架)而著称。今天我们就来点评一下RGujeeose的十大仇家。

1

Tommy Hilfiger

仇家指数

汤米希尔费格是大名鼎鼎的时尚设计师,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牌子在美国可谓是家喻户晓。Rose和他结下梁子是在演员罗莎里奥道森(代表作《罪恶之城》、《亚历山大大帝》)的27岁生日宴会上。

Rose原本是来送上惊喜演出的,但是很快惊喜成了惊吓。据Rose说,当时他只是想移动汤米希尔费格女朋友的饮料,然后汤米就开始攻击他了。

而在汤米希尔费格版本的故事里,是Rose先推了他,然后他说:“你真粗鲁。”他看到Rose戴着巨大的戒指,还有各种花里胡哨的珠宝:“如果我被这些玩意打中,那我可就完蛋了,要么是牙齿打掉,要么是眼睛打瞎。所以我决定先发制人,这纯粹是自卫行为。”

2

Vince Neil

和Mtley Cre乐队

仇家指数

这事儿一开始跟Rose其实没啥关系,因为尼尔一开始是跟枪花的吉他手Izzy Stradlin干起来了,据说当时Izzy想勾搭尼尔的老婆(试图给后者一个咸湿的吻)。

于是第二天,Rose加入了战场。

3

Bob Guccione Jr

《Spin》杂志

仇家指数

就像很多摇滚明星一样,Rose对媒体也没有太多好感,但是比起涅槃乐队的科特柯本用《Rape Me》泛泛地表达对媒体的愤怒不同,Rose直接把他对某个具体个人的不爽写进了歌词里。

在《Get In The Ring》这首歌里有这么一句歌词:“《Spin》的小鲍勃古乔内,咋了?你生气不就是因为你老爹艹的*比你多么(your dad gets more pussy than you)?”

事实上,他爹鲍勃古乔内创办了《Penthouse》杂志,那是一本轻度的色情杂志,emmm~所以Rose这么说好像其实也没有错啊。

4

Dexter Holland

和The Offspring乐队

仇家指数

2003年的愚人节,The Offspring乐队的德克斯特郝伦做了个恶作剧,他宣布乐队即将发行的新专辑将被命名为《中郭皿煮——稍不留神就输了》。

Rose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于是直接给德克斯特发去了律师函。结果这非但没有让德克斯特住嘴滕州满宇然,反而是他第一时间就继续调戏Rose说:“他们刚刚准备把这张专辑叫《中郭皿煮》,制作过程就停了。”

5

Scott Weiland

和Velvet Revolver乐队

仇家指数

斯科特维兰德是前石庙领航员乐队的成员,枪花乐队分崩离析以后,他和枪花的前成员——包因布拉括Slash、Duff和Matt,一起组建了天鹅绒左轮手枪乐队。

当Rose得知这一消息以后,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恨铁不成钢地骂Duff“没骨气”;然后称维兰德是个“骗子”。

维兰德可没跟Rose讲客气,几天以后,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声明政才老婆,反驳道:“Axl曾经以为自己是个国王,但现在不过是个惊弓之鸟的小人。不幸的是,对于丧家之犬的国王而言,他已经只能活在人们的回忆里了。”

6

邦乔维

仇家指数

根据Rose的说法,1986年,邦乔维在凯悦酒店骂他是“人渣(原文是s男主痴汉cumba美国老奶奶g,冯国辉俚语里也有避孕套的意思)”,随后老邦还试图要打Rose,幸好这时候他们的鼓手Steven挺身而出打了老邦。

当然了,事情的真实版本,最有可能的痞子瑞是Rose骂老邦是“人渣”,然后Steven打了老邦。

不管最终是哪个版本的故事,总之邦乔维把他们的专辑改了名字,《Slippery When米芝儿 Wet》这王冰萌张邦乔维乐队最成功的专辑,原本计划的名字是《Guns 'N Roses》,对,你没有看错。

7

Eagles of Death Metal乐队

仇家指数

2006年,当时的枪花成员汤米斯汀森选择了死亡金属之鹰乐队做枪花的暖场嘉宾,但是在他们迟到了30分钟以后,Rose毫不犹豫地给他们取了个诨号“狗屎金属之鸽(Pigeons of Shit Metal)”。(我必须得承认,这个外号取得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

听到Rose这么说以后,汤米斯汀森很生气,骂道:“我艹你,就这样。”于是Rose操起汤米的贝斯朝他扔了过去,随后他还把一些观众赶出了场。

为什么Rose会这么生气呢?因为死亡金属之鹰乐队的主脑乔希霍姆,跟前涅槃乐队的鼓手大卫格罗尔是好朋友(穿越abo我们后面会具体说说咋回事多美娅)。

8

James Hetfield(Metallica)

以及整个蒙特利尔

仇家指数

回到1992年,Metallica在蒙特利尔的奥利匹克体育场演出,在演奏《Fade to Black》这首歌的时候,舞台的烟火点燃了Metallica的主唱詹姆斯海特菲尔德,他随后被紧急送往医院。

原本人们指望枪花乐队能救个场的,但是当Rose登台以后,由于舞台上的监听设备出了点问题,Rose就借口说自己喉咙受伤了,径直扬长而去。

于是体育场里的观众都被点爆了,随后整个城市都爆发了骚乱。

Rose和老詹就此结下了梁子,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的时候,老詹说:“他们是另外一种类型的乐队,他们是那种‘松散(loosely)’邢建业的乐队。就是一个家伙和其他人。”而Rose则反驳说老詹是个种族主义者。peace,笔记本吧,潜规则之皇

9

科特柯本和涅槃乐队

以及Courtney Love

仇家指数

90年代初期,Rose曾经盛情邀请科特柯本的涅槃乐队为枪花乐队开场演出,然后柯本拒绝了他。

随后在1992年的MTV VMA颁奖典礼上,当Rose碰上了柯本一家的时候,柯本的老婆柯特妮洛芙阴阳怪气地邀请Rose当他们孩子的教父。Rose勃然大怒,对着柯本说,让他的“标子”住嘴。

柯本于是就照做了,这让Rose更加生气了,于是他挑衅柯本来干一架——当时柯本还抱着他们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女儿。

随后,在涅槃登台演出的时候,当时还是涅槃鼓手的大卫格罗尔朝着话筒一直喊着“Axl”的名字,并且慢慢含混地变成了“Asshole”的发音。

10

Slash

以及所有加入过枪花乐队的人

仇家指数

很显然,Rose这辈子最大的冤家就是枪花的另外一个灵魂人物,吉他英雄Slash。

Rose这辈子放过最狠的话也都是对着风流女人Slash说的,他称后者是“癌症,最好是移除或者避免”,他宁可去死帕西亚也不会和Slash重聚,而Slash在《Lies》那张专辑以后就早该滚蛋了。

但是不管你怎么想,我们总是能从Rose的一大通话里听出来一点苦涩的感觉,是那种“因爱生恨,爱之深恨之切”的感觉。

90年代中期,Rose找来了他藤村君和他的伙伴们的一个童年伙伴保罗托比亚斯,让他取代了Slash的吉他地位,以录制翻唱滚石乐队的歌曲《Sympathy For The Devil》(这首歌后来用在《夜访吸血鬼》的原声里)。Sla伍露茜sh非常生气,然后离开了乐队。

2011年,Slash曾经表示过如果Rose给他打电话抱歉,他会原谅Rose以前的所有行为,并且参与乐队的重组,当时Rose依然没有表态。

最后,我们终于在N年之后看到了枪花原班人马的重聚,但是Rose和Slash现在真实的关系怎样,smvideo谁知道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